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房产快讯 >
贫富差距恐婚恐育…韩剧公式失灵的背后是被压垮的韩国年轻人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2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韩国顶级编剧金恩淑(又称金银淑)编剧,顶流韩星李敏镐、金高银主演的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(下文简称《The King》)扑街了没有,在国内互联网上成为一个玄学问题。

  虽然《The King》在韩网上讨论度依然很高,仅次于《夫妻的世界》,但韩网新闻和评论,几乎是一边倒的差评;

  同时《The King》的收视率,也是金恩淑历年来所有剧集遭遇的最大滑铁卢。

  但在国内互联网上,李敏镐的粉丝几乎是全网控评,比李敏镐韩国粉丝还卖力,有时都让人产生错觉:这李敏镐是中国偶像吗?

  甚至出现了翻译组凤凰天使刊发了一篇批评《The King》的评论,被李敏镐的粉丝要求删文并道歉的滑稽场景。

  李敏镐在剧中是“国王”,他估计没料到,在剧外,中国的粉丝也把他当“国王”了。

  总之,国内自媒体刊发关于《The King》的差评,粉丝们集体出动,要么说韩网这个记者是李敏镐黑子,要么说《The King》在韩网多么热,在Netflix的点播率多么高……

  金恩淑此前所有电视剧平均收视率都突破10%,包括在有线台播出的《鬼怪》和《阳光先生》(两部平均收视率均破12%);

  就目前看来,《The King》已经成为金恩淑收视率最差的电视剧,竟然比在有线台播出的电视剧还差……

  国内李敏镐的粉丝挽尊说,“看看现在的三大台电视剧就是靠the king撑着本土收视率”。

  《The King》所在的SBS的金土档,前一部作品《Hyena》的平均收视率就超过10%,又不是靠《The King》“救档”;

  三大台还不至于落魄到靠《The King》撑,《The King》还是自求多福吧。

  爱看韩剧的观众可能对金恩淑都不陌生,此前在国内爆红的《秘密公园》《继承者们》《太阳的后裔》《鬼怪》等,都是金恩淑编剧的。

  1973年出生的金恩淑,2003年联合编写周末剧《太阳南边》,由此进入编剧行业。

  2010年玄彬、河智苑主演的《秘密花园》,是金恩淑转折性的作品,最高收视率31.4%;

  2016年底孔侑、李栋旭主演的《鬼怪》,是金恩淑作品第一次在有线%,创下当时有线年李秉宪主演的《阳光先生》,同样在有线%。

  尤其是2010年《秘密花园》之后,截至《The King》,全员爆款,并成了韩流最大的“造星机器”,出演他剧集的明星均实现了人气的跃升。

  比如多少人入坑李敏镐是因为《继承者们》,宋仲基从《太阳的后裔》成为国民男神,孔侑和李栋旭凭借“鬼怪CP”国民度大涨……

  全世界观众都爱看爱情故事,而韩流的中流砥柱也是韩国爱情偶像剧。金恩淑作品世界观各不相同,主人公人设也常有变动,内里却是一致的,即渲染男女主人公的罗曼史。

  金恩淑这样说过她的编剧法则,“观众看剧就是用来逃避现实的”;“一般到了第五集,如果女主角还在受难,观众就不爱看了。在他们看来,为什么白马王子还不出现还不拯救女主角啊”

  换句话说,金恩淑的剧都是在万能的老套路上做世界观与人设的变动,给观众一个新的噱头。

  这一回《The King》,5%的创新是平行世界里,处于不同时空的国王与女警察相爱。

  传统玛丽苏爱情在金恩淑这里已经写尽了,作为国民编剧,她有自我突破的需求,同时也拥有韩国最顶级的制作资源,这时她尽可以放手一搏去创造新的故事。2010年的《秘密花园》已有这样的迹象,在韩剧里率先使用灵魂互换的设定;

  2016年《太阳的后裔》虽是爱情故事,但也放置于爱国主义的框架下,以爱情升华到爱国;

  2018年的《阳光先生》则以19世纪初的朝鲜为背景,讲述一个韩国少年以美国军人的身份回到祖国朝鲜(那时南北未分裂),和两班贵族家的小姐相遇相爱的故事。

  金恩淑的剧成了“造星机器”,一方面是金恩淑实在很擅长通过新人设、名场面和名台词刻画人物,让人物魅力大增。比如《太阳的后裔》,柳时镇抛接手机、跪地绑鞋带桥段,不仅给角色加分,也给演员加分;

  另一方面,她在选角上也颇为精准,先是外形上与角色贴合,再综合考量演技+流量。

  《阳光先生》李秉宪虽然有丑闻,但演技实在没得说,除了他实在也鲜有人驾驭得了崔宥镇这个角色。

  而作为韩国话语权最大的编剧,金恩淑可以选导演、选演员,她的作品电视台也抢着制作,从阵容到资源投入都是韩剧最高级别。

  《The King》以平行世界为背景,讲述了想要关闭次元之门的理科型大韩帝国皇帝李衮(李敏镐 饰),和想要守护朋友及爱情的文科型大韩民国刑警郑太乙(金高银 饰),两人辗转于两个世界互相帮助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。

  比如爱情主线%的创新,不同时空的国王与警察的恋爱;比如宏大的世界架构,平行世界概念;比如顶级的制作+顶流演员+公共台最好的播出档期……

  问题出在,原本哪一方面都做到极致的金恩淑剧,这一回哪一方面都欠缺了一点。

  金恩淑设定的平行世界里,有一个大韩帝国:君主立宪制;GDP全球第四;没有经历过二战;南北从未分开过因此也没有朝鲜;大韩帝国提供稀土类给全世界,一吨价值20亿美元,这些稀土还归国王所有……

  更惨的是日本,日本被塑造成侵略者,国王亲自出征,并下令发炮射击近处的日军威胁,日军终于撤退。

  通过构想平行世界,她想探讨的是这样一个超越爱情的主题:如果在另一个世界里有一个“我”比我过得更幸福,你会选择与对方交换生活吗?

  剧中有些在这个世界是平民百姓,在另一个世界却是大富豪,他们选择杀害平行世界的另一个“我”,取而代之。

  可惜的是,剧集过半,这个议题并未深入展开。整部剧就在意淫和爱情戏上绕圈子。

  从《鬼怪》到《阳光先生》,男女主角的感情戏都是一大看点,他们从相识、相知到相恋,都有一个辗转的过程铺垫,层层推进,水到渠成。这一回《The King》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——唐突。

  男主角爱上女主角的原因是,在他的世界里,在他儿时遇难时,有个人拯救他的生命,他保留了这个人的工作卡——工作卡上是女主角的照片和名字。

  因为你曾救过我(还不确定是不是你,因为也没看到脸),所以25年后再次遇到你,我就爱上你了。

  先说导演。从《太阳的后裔》开始,到《鬼怪》《阳光先生》,金恩淑都是与李应福导演合作。

  李应福擅长于氛围的营造与节奏的把控,可以完美还原金恩淑书写的美轮美奂的大场面;同时也让金恩淑那些有些矫情或空洞的台词,在舒服的氛围和节奏下显得自然而然。

  到了《The King》,因为李应福执导Netflix新剧没有档期,《The King》便与《太阳的后裔》的副导演白尚勋合作。

  奈何两个导演明显火候不足。以前金恩淑的剧都是开篇就先声夺人,这一回《The King》开篇更像是劝退:剪辑混乱、机位乱切、支线零散……

  至于演员和表演,李敏镐发福了是不争的事实,跟《蓝色大海的传说》胖了一号;

  李敏镐演技也原地踏步。韩网的留言说的好,“《鬼怪》的时候都说金高银演技不好,但《The King》的时候都说只有她能看了”。

  必须公正地说,爆款公式虽然在《The King》身上失灵,但这并不是说《The King》就是一部烂剧了。

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金恩淑的基本水准仍在,《The King》在豆瓣上还是可以给出7分左右的。

  《The King》的失利,不仅仅是剧作本身的问题。它折射的更是,韩国言情偶像剧的结构性困境。

  1998年经济危机发生之后,韩国开始反思经济发展模式。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提出“文化立国”的思路,接着就是真金白银的大投入,韩国政府对文化的财政预算不断加大。

  为了推广韩流,韩国政府甚至不惜动用“外交手段”,韩国政府自己出钱购买韩剧版权,在他国电视台免费播放。

  有韩国人做过统计,在他们的文化产业当中,每多100美元的输出就会有400多美元的产业拉动。

  不妨看看我们所生活的城市,有多少韩流服饰店、韩国料理店、韩国咖啡馆;看看我们周边的朋友,有多少在用韩国产品,有多少人在韩剧,有多少喜欢韩星。

  可以说,韩国政府利用韩流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把韩国建设成为21世纪的文化大国和知识经济的强国,最终诉求是国家软实力的提升。

  韩剧里的爱情尤其受欢迎,是因为它将“造梦”体现得淋漓极致——帅男靓女+精美雅致的服化道+美轮美奂的场景+动人心弦的视听+曲折离奇的情节+传统与现代结合、真善美的价值观……

  从《夏娃的诱惑》《蓝色生死恋》《天国的阶梯》,到《我的女孩》《我的名字叫金三顺》《宫》《原来是美男啊》,到《听见你的声音》《来自星星的你》《没关系,是爱情啊》,再到晚近几年的《太阳的后裔》《蓝色大海的传说》《鬼怪》……

  但坦白说,20年来,韩国也生产了至少几百部言情偶像剧了,爱情这一题材有点过度开掘,竭泽而渔了。

  但为了文化输出和创造外汇,为了通过韩剧拉动韩国经济、消费等的增长,就必须持续“造梦”,必须源源不断推出类似作品。

  这两三年来,相较于“造梦”的言情偶像剧,写实向韩剧在韩国本土更受欢迎。韩国年轻人不爱金恩淑式华丽但空洞的“梦”,除了审美疲劳外,一大原因是,这样的“梦”与他们的现实生活太遥远了。

  韩剧里男女主角的爱情可以跨越时空、跨越生死,完美的男主角对女主角极尽宠爱,爱她、呵护她、尊重她、以她为世界的中心,然后他们生儿育女从此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……

  韩国2019年总和生育率呈现历史最低水平,每名女性平均生育0.92名子女,比2018年的平均数0.98进一步降低。

  韩联社报道,韩国连续两年总和生育率低于1,显示韩国人口持续减少趋势;韩国目前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经合组织)成员中唯一总和生育率不足1的经济体。

  通常而言,一个国家总和生育率只有不低于2.1,才能达到所谓“世代更替水平”,“国家的财政税收才不至于因人口下降而递减,其社会福利体系也不至于因纳税和缴纳福利金数量减少而崩溃”。

  危言耸听点讲,按照这个趋势下去,韩国早晚会从世界上消失——只要时间足够长。

  韩国统计厅19日发布的资料显示,去年韩国的结婚率(每1000人中的初婚和再婚登记总数)为4.7‰,登记数为23.92万对,跌至1970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  韩国统计厅2018年调查显示,13岁以上的韩国人中有超过一半认为,婚姻只是人生的选择项而非必选项,认为应该结婚的比例由2012年的62.7%跌至2018年的48.1%,首次跌破50%。

  为什么一个擅长制造爱情幻梦的国家,却有一半年轻人认为没必要结婚?更不用说生孩子了。

  虽然韩国是一个发达社会,但韩国的阶层固化非常严重,大部分财富都为几大财阀所垄断。

  1945年韩国宣布光复,1960年代韩国政府实行了“出口主导型”开发经济战略,政府扶持的几大财阀迅速崛起,创造了被称为“汉江奇迹”的经济高速增长期。

  只是随着财阀势力的不断扩大,财阀渐渐成了绑架政府的力量,韩国的经济体系也成了“独特”的财阀资本主义。

  韩国大多数财阀,都是那种巨无霸型的企业,业务内容方方面面,只要把本集团内部的需求交由自己集团旗下的子公司,就可以保障子公司的正常运行。

  这样的结果是,强者通吃、马太效应,财阀企业愈发强大,中小企业举步维艰,新兴创业者出头非常困难。

  有一个数据对比,美国排名前100名的富豪中,有71名是当代的创业者,而韩国排名前100名的富豪中,76名是父辈财富的继承人。

  一个社会有阶层划分很正常,但如果上一代的阶层与出身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下一代的最终阶层,那么,这样的社会便是畸形的。

  据韩国国家统计厅公布的“2015年社会调查”结果显示,五名韩国人当中,有四名认为自己在同一代中,“阶层上升”很难。

  当被问及“一生当中,通过自己的努力,提高自己在同一代群体中的社会、经济地位的可能性”时,只有21.8%的人回答“可能性很高”,有62.2%的人称“可能性很小”。

  而无论是《天空之城》这样的韩剧,还是《燃烧》《寄生虫》这样的韩国电影,它们都深刻揭示了韩国社会贫富的极端分化,以及阶层流动的困难。

  巨富阶层纸醉金迷、为所欲为,贫穷阶层只能如蝼蚁般生活在暗如天日的地下室,或成为“寄生虫”,或最后极端地“燃烧”。

  虽然《The King》里的男主角是坐拥几亿美元的国王,身骑白马,一呼百应,可以穿越世界与女主角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但现实中许多韩国年轻人却深陷贫困。

  对内,可以以爱情幻梦麻痹年轻人的神经,他们沉浸于“奶头乐”,丧失改变与反抗的动力。

  很多人经由韩剧建立了对韩国男明星和韩国非常美好的想象,愿意去韩国旅游和读书,购买韩国的产品。

  但残酷的事实是,韩国年轻人惨兮兮,韩国女性多是“金智英”,韩国有“N号房”,韩国粉丝饭的idol里不乏“朴有天”……

  为了一部韩剧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idol,一叶障目地在国内到处控评,累不累?